飞速星空

您的位置: 下载首页 → 电子书 → 《宏微之际犯罪研究的视界》电子版

跳到下载链接 《宏微之际犯罪研究的视界》电子版

软件简介


写在前面的话
  这是我从事犯罪学研究的第一个论文结集。论文的分块和排序是按照横向结构,即笔者赋予文集论文的逻辑结构编排的。由于我对下述方法论原则深信不疑,即对任一现成的静态的“结构”的理解,均离不开对其生成过程的了解;因此,我感到有义务将此一文集的智识成长史,向读者作一说明,权作文集的第一个注释。
  跟绝大多数同龄人一样,我的小学和中学生活一开始就打上了文革的印记。由于家庭在文革中的遭遇,入学伊始便与迁居、转学结下了不解之缘。文革高潮中,父亲迫于形势压力,悄悄将六麻袋可能会引来更大麻烦的“禁书”付之一炬。这件事与我的关系,几年之后便显示出来了。从那时起,我日常生活中的一件难事,便是四处打听哪里能弄到这类幸存的“精神垃圾”以充饥。高中毕业之后,先是在山里接受了三年再教育,然后于1978年初考入湘潭大学哲学系。之所以选择了哲学系,表面上看是知青宿舍油灯下探索爱因斯坦的神秘的哲学世界的结果,但实际上是因为我当时无法将自己的兴趣固定于某一专门的学科领域。我希望了解一切闻所未闻的新知识,并且固执地相信自己能够领会各种知识的精神实质。美国教育学家布鲁纳说:“任何学科都能够用在智育上是正确的方式,有效地教给任何发展阶段的任何儿童”。这话在我听起来是那样顺耳。于是我在大学校园里四处追逐不同任课教师的背影:自然辩证法、生物学、物理学、认识论、逻辑学、科学哲学、心理学……最后,选择了社会心理学和社会学。1985年,即留校任教三载之后,再考入南开大学社会学系,师从孔令智教授学习社会心理学。1988年获得法学硕士学位,同年回母校湘潭大学,讲授犯罪心理学、犯罪学等课程。
  在求学的过程中,专业选择虽然一变再变,但实际上有一个主题始终是我注意的焦点,那就是认识主体与其外部世界之间的存在关系对认识过程的制约性问题。在早先研习哲学期间,我获得了这样一种认识:近现代哲学由于过分迷恋自然科学的巨大成就,视野越来越狭小,一味纠缠着人对世界的认识关系,而对人生存于世界之中这一更为根本的问题却未给予足够的重视。有感于此,1983年在湖南省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年会上,我提交的一篇论文题目就是“认识主体在自然界.中的位置”。文章认为,人对世界的认识关系最终只有在人对世界的存在关系之中才能获得真正的理解。必须先弄清楚我们是什么,我们在何处,然后才能真正弄清楚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基于这种观点,后来又与友人合作发表了一个反认识主义宣言:《关于“哲学基本问题”的实质、由来和影响》。随后,学习、研究兴趣便转向了社会学。
  不过,在社会学领域,重新吸引住我的仍然是同一性质的问题。人们早就认识到,人对社会的认识较之于人对自然的认识,更明显地受制于认识主体的存在关系。例如社会研究中的价值中立问题,长期以来就一直是一个容易引发激烈争论的问题。然而,人对社会的存在关系绝不仅仅意味着“社会地位”、“阶级立场”或“价值取向”。进行社会认识的主体,除作为社会关系的承担者存在,接受一定的社会地位及价值观的支配,他还作为相对独立的个体、一个有血有肉的自然人存在着。他的四肢运动要服从万有引力定律,他的感官活动要受特定生理机能限制,他的心灵操作也要以一定的高级神经活动机制为模板;而且社会认识主体所具有的这些存在特征,无论在逻辑还是历史上都先于前述社会地位这类存在特征,因而它们对主体的认识能力、关系及过程的制约更值得重视。在此,人们很自然就会联想到长期以来社会研究中一直存在的两种对立的方法论倾向,即整体主义和个体主义。整体主义者把社会的整体特征作为研究的出发点,并且认定只有在此前提下才可能对个人的行为作出深入的解释。与此相反,个体主义者把个人及其行为作为研究的出发点,主张对社会现象的科学》解释必须建立在对个人行为的解释基础上。但是,在我看来,这两种不同的方法论主张实际上犯有同一种错误,即无视社会现象与个人行为在存在层次上的差别,盲目地追求对它们作统一的因果解释,并且试图用同一个演绎体系将这两类不同层次的对象在逻辑上连通一体。这就给人这样一种印象,仿佛社会现象与个人行为之间的差别完全源于社会认识主体自主选择的观察角度的差异,而非认识对象本身特征所致。以这种认识主义的眼光看待社会现象与个人行为之间的区别,显然是忽视了人对社会的存在关系对人的社会认识过程历史的、具体的制约。作为现实的认识主体,人在其存在形态上是一个具有特定时空特征的个体,因而其感知能力和思维能力也必然具有相应的特定性。例如人们日常藉以进行思维和交流思想的自然语言系统,便主要是以人类个体层次上的生活经验为原型建立起来的,如果毫无顾忌地完全用这一语言系统去描述和解释社会整体层次上的事实,就常常不免会在我们的研究中仿造出一些似是而非的概念,如设想某一社会有其“目标”,某一民族有其“动机”。并且它们都能依其“目标”或“动机”作“行为抉择”等等。这种将个体层次的经验直接用于社会整体层次的做法,只有在特定社会体系本身的规模不大、内部关系也较简单和一致的场合,才是可能有效的;而对于现代大多数社会体系来说,这种还原主义的做法所带来的困惑实在比它所能解答的疑问要来得多。因此,笔者极力主张,至少在目前和将来很长一段时期内,我们对社会对象的认识应严格区别宏观和微观两个对象层次,对不同层次的研究对象不可随意作跨越层次的解释。很明显,这种主张具有相当浓厚的迪尔凯姆色彩,在后者的《社会学研究方法论》中很容易找到类似的议论。但是,与迪尔凯姆不同,笔者更倾向于把立论的基点安置在认识主体的存在特征对其认识过程的制约上,而不是安置在社会现象与个人行为直观的差异上。
  为考察上述主张的实际效用,从1989年开始,配合新接受的犯罪学教学工作,笔者对欧美犯罪学一百多年来的思想进程作了一次较系统的梳理、分析。当笔者用方法论上的整体主义和个体主义这对范式去观察欧美犯罪学研究中纷繁出现的各种理论时,对当代犯罪学研究所面临的困境便有了自己的理解,于是也就有了《犯罪学研究导论》一书。在该书中我作出了这样一个判断:欧美犯罪学的理论研究,总的来说是个体主义倾向压倒了整体主义,而个体主义犯罪学家刻意追求的理论目标,则是力图对宏观层面的犯罪现象与微观层面的犯罪行为作统一的解释。换句话说,他们试图用同一个理论模式回答这样两类截然不同的问题:“某一社会的犯罪现象或犯罪率的原因是什么?”和“某个人犯罪行为的原因是什么?”为了便于实现这一理论目标,他们通常的做法是以个人与其直接社会环境的互动作为理论分析的出发点,分头向社会和个人两个端面靠近。然而这样一来,研究者实际上把启己置于一种上不接天下不着地的境地——向上,由于不直接涉及宏观社会结构的特征,因而无法综合宏观对象层面上已有的研究资料;向下,由于不直接涉及微观个体的身心差异,因而也难以统摄微观层面上已发现的事实。这样一来,按此思路弄出来的众多理论假说不是相互冲突,就是近于同语反复。为了摆脱这种困境,在该书中我提出要采用另一种发展理论的策略,即首先在宏观、微观两个层面上分别发展真正适合各自对象特征的理论,然后再求宏观与微观的沟通。不过这里所说的沟通,不是指把社会的犯罪现象与个人的犯罪行为放在同一个逻辑体系中作统一描述、解释,而是指在实际解决具体的犯罪问题时,由解决问题者对宏观、微观两个层面上的理论及知识加以创造性的综合利用。换句话说,这种沟通不是理论形态上的逻辑同一,而是实践形态上的综合创新。
  上述关于犯罪研究方法论的思考,除在《犯罪学研究导论》中留有记载,还体现在本文集的第一组文章内。“方法论个体主义的辉煌与困境”这一组文章显示了笔者对方法论个体主义的反思,以及这种反思如何从一般方法论层次,进入到犯罪研究方法论层次。然而,就笔者当时实际的思考过程而言,在形成上述方法论上的自觉之前,笔者的主要兴趣还是集中在犯罪的微观层面上。因此,本文集的第三组文章,即“犯罪研究的微观视界:犯罪心理学”,如果按照成文时间顺序排列,则本应该放在文集之首。上个世纪80年代初,笔者提出“双重人格意识”这一概念,现在看来是对改革开放之初社会心理和意识急剧变化情况的本能反应。原来有一个写作计划,要对这种社会意识现象作较为全面深入的剖析,后来感到准备不足而作罢。但笔者至今仍然认为,双重人格意识现象是近代以来社会意识领域的重大现象,它对近代以来的社会文化演变和个体人格成长,具有深刻的影响。事实上,它亦是特定群体和个人的犯罪倾向形成和维持的重要文化条件。此外,在犯罪心理学研究的层面上,笔者还认为,犯罪倾向可以一般地理解为个人心理和行为的特殊差异。这种差异的产生,既非与生俱来,亦非一朝突变,其最初的形成机制应该到个体生命早期差异,及其与早期环境的相互作用过程中去寻找。按照这样的思路,笔者也曾就影响幼儿社会化的家庭环境因素作过一些初步的探讨。
  一方面是由于湘潭大学法律系课程设置的调整,犯罪学取代犯罪心理学成为本科生的限制性选修课;另一方面,是因为我国社会变迁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发生了重大转型,市场经济取代计划经济、市民社会取代行政社会,促使我对犯罪的研究兴趣很快由微观层面转向宏观层面。在这个转变过程中,我形成了前述方法论上的自觉。在完成了《犯罪学研究导论》一书的写作之后,我开始有意识地摆脱方法论个体主义的思想束缚,不再企图从社会结构的原子水平,即个人特征及个人交往特征出发去寻求对特定社会中的犯罪现象的解释;而是转向社会结构本身的宏观特征及其演变,力图在这样的视界之下,来观察和理解当代中国社会中的犯罪现象及其变动。作为本文集的主干部分的第二组文章“犯罪研究的宏观视界:犯罪学”,就是这种思考的结晶。这组文章的主要部分是对法人犯罪现象的思考。当时之所以特别留意法人犯罪现象,一则是因为这一犯罪现象当时刚冒头,引起了广泛注意;二则是考虑到法人较之于自然人与特定社会的宏观社会结构的联系更直接、更密切,因而也就更便于从犯罪研究的宏观视界去观察和分析。随着这方面观察和思考的深入,同时也是伴随着我国市民社会的逐步成型,我发现我们社会中的犯罪现象正在发生一种深刻的变化,传统的以自然人为主体的犯罪正在被以各种组织形态为主体的犯罪所取代,后者越来越成为社会合法秩序的主要挑战者。沿着这样的思路,后来我的观察视野又扩大到了有组织犯罪现象。
  以上所述就是这本论文结集的来历。在十几篇旧文字之前加上这么一些话,是想借此机会跟有相同学术兴趣的同人交交心。尽管已经是网络时代了,但“以文会友”的境界在我心目中依然神圣。  
  谢勇
2004年8月10日于长沙

写在前面的话……………………………………………(1)
序论认识主体在自然界中的位置………………………(1)
1.方法论个体主义的辉煌与困境…………………… (1)
 1—1 评当前社会理论中的四个“神话”…………(1)
 1—2 方法论个体主义的辉煌与困境………………(14)
 1一3 论社会科学研究中“现象”与“行为”的
    区分及其方法论涵义…………………………(25)
  一、“现象”的两种用法…………………………(25)
  二、区分“现象”与“行为”的两种不同主张
    及其实质………………………………………(27)
  三、社会现象的实在性及其描述…………………(30)
  四、区分社会现象与个人行为的方法论涵义……(35)
 1一4 社会矛盾、本能异化及犯罪学方法论的更新
    …………………………………………………(37)
2 犯罪研究的宏观视界:犯罪学…………………… (49)
 2—1 不平等与社会发展……………………………(49)
  一、平等与效率的冲突……………………………(49)
  二、不平等的类型及其心理效果…………………(52)
  三、不平等在人类未来发展中的地位……………(60)
 2—2 犯罪学究竟研究什么?……………………… (67)
 2—3 我们为什么需要法人犯罪学…………………(81)
  一、法人社会与近代个人主义法律传统的冲突…(81)
  二、研究法人犯罪是了解法人社会的有效途径
    之一……………………………………………(86)
  三、法人犯罪学的对象和任务……………………(91)
 2—4 探索现代法人的社会本质……………………(95)
  一、法人拟制论的发现及其偏颇…………………(95)
  二、法人实在论的理想及其困难…………………(101)
  三、科尔曼的超越…………………………………(104)
  四、小结:作为一个社会历史过程的法人组织…(107)
 2—5 论法人的经济犯罪与超经济犯罪……………(111)
  一、法人经济犯罪及其特征………………………(112)
  二、法人超经济犯罪及其特征……………………(119)
 2—6 论我国当前法人犯罪现象的社会实质与政治
    危害……………………………………………(125)
  一、当前法人犯罪现象的社会实质………………(126)
  二、当前法人犯罪现象的政治危害………………(133)
 2—7 有组织犯罪与社会结构………………………(139)
3 犯罪研究的微观视界:犯罪心理学……………… (151)
 3—1 试论“双重人格意识”………………………(151)
  一、“双重人格意识”的内涵……………………(151)
  二、“双重人格意识”的实质……………………(152)
  三、现代社会生活中的“精神癌细胞”…………(155)
  四、社会主义实践与“双重人格意识”的历史
    终结……………………………………………(160)
 3—2 双重人格意识:腐败现象的社会心理机制…(164)
 3—3 幼儿社会化的家庭变量及其评定……………(173)
  一、引论……………………………………………(173)
  二、国外的家庭变量研究和家庭评定技术………(179)
  三、家庭评定与中国家庭环境中影响儿童行为的
    变量……………………………………………(183)
  四、家庭变量分类与家庭评定技术………………(205)
附 录……………………………………………………(211)
  一、调查目的和策略………………………………(211)
  二、调查工具………………………………………(211)
  三、调查对象………………………………………(212)
  四、问卷回收和资料处理…………………………(212)
跋论 论刑罚制度革新的法理基础……………………(213)
  一、当代刑罚制度改革面临困境…………………(213)
  二、刑罚改革的理论误区:报应与预防的对立…(216)
  三、刑罚制度改革的法理基础:宏观与微观的分
    与合……………………………………………(224)


网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