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速星空

您的位置: 下载首页 → 电子书 → 《师陀全集:第三卷.散文 诗歌、散文卷(上下)》电子版

跳到下载链接 《师陀全集:第三卷.散文 诗歌、散文卷(上下)》电子版

软件简介


过去我为它做的一半工作是:抄下《词话》所使用的方言土语,翻过明
末及其以后有关《词话》的著作,也翻过现在已成古人的郑振铎先生和吴晗
先生的著作。郑振铎先生解放前曾想从古书中发现它的作者,他的学生吴晗
先生也想从古书中发现它的作者,由于作者署名“兰陵笑笑生”,峄县在东
晋以前是兰陵邑或兰陵郡,两位当然也都查过《峄县志》和《兖州府志》。
为了发现它的作者,据说戴望舒先生解放后曾特意查《麻城县志》,因为徐
阶的女婿是麻城人,好像沈德符曾在他的《野获编》里讲到徐氏以《词话》
作嫁妆的话。然而他们得到的是失望。郑振铎先生解放后由局长而兼副部长
,忙文物忙的不亦乐乎,没有时间和兴趣再去想《词话》的事了。一次——
是一九五七年夏天吧,在北京偶然碰见,谈起工作,我讲想继续他的未竞之
志,研究出《词话》的作者。这位“老天真”用他习惯的动作和语言,把手
斜着往下一劈说:“绝对研究不出来!绝对研究不出来!”我也深知光从古书
中查不出现成的作者,这是因为古人思想上受科举的限制,受阴骘轮回的限
制,受封建理学的限制。《词话》的作者是谁,董其昌知道,袁宏道弟兄知
道,沈德符知道,袁氏弟兄的老师李贽——我想大概也知道。尽管袁宏道曾
把《词话》配《水浒传》为《外典》,而又以《水浒传》与《史记》并称,
沈德符曾称它的作者是嘉靖年间大名士,李贽曾评改过《水浒传》,似乎颇
有“革命”精神,终于冲不破三个牢宠,不肯一语道破,使后人枉费精力,
其他昏聩的士人更是只有咒诅作者断子绝孙了。
现在我坚信:作为这位伟大作家的同胞,我们有责任和义务为世界文学
史提供一些他的材料,正因为我们处于社会主义时代,才有可能完成前人所
无法完成的工作。我个人也许挨不上这个机会了。我个人挨不上机会没关系
,还有别人,还有后人。谨将我二十多年来的一些看法,写出来供别的研究
者参考。
前面我曾说过:我深知光从古书中查不出现成的《词话》的作者。那么
是不是认为我们前辈的工作没有必要呢?那也不是。他们查古书碰了壁,至
少给我们启发:走另外的路。凡是写过小说或戏剧的人,大抵都有这种经验
,没有经过相当锻炼,写不成像样的作品。这还是仅就现在有大量古今中外
的作品足供我们阅读而言。《词话》的作者那个时代,却没有现成的反映社
会生活的作品供他参考,他能凭空结撰,写成一百多万字的巨制,固然得归
功于他的创造精神,如果缺乏相当的写作经验,那就无论如何也创造不出来
。结合沈德符的“嘉靖年间大名士”,令人很容易联想到武定侯郭勋刻本《
水浒传》的作者。郭勋刻本《水浒传》虽然解放后只发现五回,好在出自郭
氏本的百回本还在,其中与《词话》基本相同的两回足供我们查考。因为两
回基本相同,有人认为先有《词话》,后有《水浒传》。我的看法不同。说
书在北宋已很流行,到了明朝的嘉靖年间,甚至进入宫廷。郭勋本《水浒传
》的作者必然有所依据,所依据的是当时当地说书人的底本。为了营业起见
,中国各地方的说书人必须讲得具体生动,通俗易懂,才能吸引听众。我童
年听过《三国演义》(我想其他地方人也听过《三国演义》),说书人讲的和
现在流行的罗贯中《三国演义》不同,诗间或有,改“日”为“说道”“叫
道”“吼道”,也不用语录体,而是道道地地的妇孺皆懂的普通话加土话。
说书人根据底本,世代师徒相传,不断丰富内容。试举一例:到了解放前后
,扬州评话老艺人王少堂所传的《武十回》、《宋十回》底本已分别各增加
到几十万字了。中国小说和唱本的发展,首功应归之艺人。正因为如此,我
认为郭勋本《水浒传》的作者是依据当地说书人的底本,进行加工而成的。
P412-413
图片(4帧)
黄花苔

父亲的酒瓶
这世界
劳生之舟

娜拉的下落
索龙
谷之夜
失乐园
落荒

蛙鸣
盂兰夜
风铃
鱼雁
孩子的心
乡路
轿车
山店
过岭
夜间
劫余
假巡案
风土画
江湖集(未收《黄花苔》集重复作品)

童年
乌鸦
灯笼


程耀先
虹庙行
行脚人
黄昏
宿店
编后记
看人集
题记
旧事
铁匠

生命的灯
方其乐
故事集
同窗
鹪鹩
残烛
上海手札
一、倦游
二、鲁宾逊的风
三、行旅
四、断片
五、上海
六、巢覆
七、插画
八、座谈
九、马食余
十、祝福
十一、最后的旗
十二、遗孑
十三、骑士
十四、鼹鼠
十五、风波
十六、淑女
十七、召顶
十八、住了
后记
保加利亚行记
索非亚印象
简单的介绍
过巴尔干山
警卫员
贝尔各维察杂记
独立纪念日
舍尔窝茨
村长和医生和神父
多朵拉的故事
季米特洛夫的指挥部
从一座工厂看保加利亚
季米特洛夫农业社
“船长”敢丘
多瑙河上
老工业城鲁塞
劳动人民一家——记两个土耳其族村庄
阳光与海
快快乐乐的索非亚
国庆节
柳宾·卡拉维洛夫的故乡
五一社的“代表”
黄金的路
列夫斯基与瓦左夫
巴尔干山的云海
愿青春长在
乔尔奇
特尔诺沃
戈尔果将军走过的路
父亲和母亲
“笨孩子学校”
博物馆卜罗夫狄夫
英勇的白露石霁察
伊凡·瓦左夫故居
里拉庙及其他
培林山杂记
波马基人
归程
结语
图片(8帧)
山川·历史·人物(只收散文)
从我的旧笔记而想起的及其他(代序)
红旗渠
山川·历史·人物
南湾
“变脸城”脱胎换骨
陇海路上
沙荒中的杰作
大众化学
人民警察
人民需要他发光
记第一汽车制造厂
老家
大毛
哀鲁彦
芦焚散文选集(未收各集重复作品)
《芦焚散文选集》序言
关于《程耀先》
上海续札
一、八月十一日
二、副刊编辑与写稿先生
关于陀斯妥益夫斯基的一点感想
窥豹录
一、《地之子》
二、解《非攻》
上海三札(未收各集重复作品)
一个“好”干部
汉武帝
泉水
火石
盆景
忆苦
蒲松龄《聊斋志异》草稿的下落
小饭作
外行谈戏
回忆《鲁迅杂感选集》
寒山寺传
神鬼戏与秦腔《游西湖》
为巴金获得“但丁奖”而作
松江三宝
醉白池记
写作历程

上海三札续集
陀螺随笔
陀螺的梦
黑白分明
巡行展览会——以后
什刹海与小市民
浮世绘
白鸽(外二篇)
爱的花束
探索者
他给我们的不算少
事实如何
但愿如彼
灵异
还乡
苦役
战时随笔
八尺楼随笔(解放区文)
快乐的人
八尺楼随笔(上海文)
华寨村的来信
到东北去
迎接胜利的一年
播种庄稼才能获得丰收
可爱的人民
夏侯杞(散文诗集)
灯下
座右铭
健全
纸花
那本老书
作家先生
作家第二章
生命
童心

人性
惆怅
卑下的人
投机家
一个自私的人
善恶
镜子
笔录
醉语
戒言
笑与泪
慈善家
苦柳


哀荣
老营
天鹅
诗歌
失丢了太阳的人
MayDay
挽歌
战儿行
河畔
新竹枝词
警告美国强盗
诗三首
颂蒲公松龄
偶成
书怀

网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