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速星空

您的位置: 下载首页 → 电子书 → 《明清闲情小品赏析:山水人物》电子版

跳到下载链接 《明清闲情小品赏析:山水人物》电子版

软件简介


记李歌
宋濂
李歌者,霸州人,其母“一枝梅”,倡也。年十四,母教之歌舞,李艴然曰:“人皆有配偶,我独为倡耶?”母告以衣食所仰,不得已,与母约曰:“媪能宽我不脂泽,不荤肉,则可,否则有死而已。”母惧,阳从之。自是缟衣素裳,唯拂掠翠鬟,然姿容如玉雪,望之宛若仙人,愈致其妍。人有招之者,李必询筵中无恶少年乃行;未行,复遣人觇之。人亦熟李行,不敢以亵语加焉。李至,歌道家游仙辞数阕,俨容默坐。或有狎之者,辄拂袖径出,弗少留。他日或再招,必拒不往。
益津县令年颇少,以白金遗其母,欲私之。李持刀人户,以巨木撑拄,骂曰:“吾闻县令为风化首,汝纵不能,而忍坏之耶?今冠裳其形,而狗彘其行,乃真贼耳,岂官人耶?汝即来!汝即来!吾先杀汝,而后自杀尔!”令惊走。时监州闻其贤,有子方读书,举秀才,聘为之妇,李尚处子也。
居数年,天下大乱,夫妇逃难,俱为贼所执。贼悦李有殊色,欲杀其夫而妻之。李抱其夫,诟曰:“汝欲杀吾夫,即先杀我,我宁死,决不从汝作贼也。”贼怒,并杀之。吁!倡犹能
有是哉,可慨也!
——《宋文宪公全集》

吴士
方孝孺
吴士好夸言,自高其能,谓举世莫及。尤善谈兵,谈必推孙吴①。遇元季乱,张士诚称王姑苏②,与国朝争雄③,兵未决,士谒士诚曰:“吾观今天下形势莫便于姑苏,粟帛莫富于姑苏,甲兵莫利于姑苏,然而不霸者,将劣也。今大王之将,皆任贱丈夫。战而不知兵,此鼠斗耳。王果能将我,中原可得,于胜小敌何有?”士诚以为然,俾为将④,听自募兵,戒司粟吏,勿与较赢缩⑤。士尝游钱塘,与无赖懦人交,遂募兵于钱塘,无赖士皆起从之,得官者数十人,月糜粟万计⑥,日相与讲击刺坐作之法,暇则斩牲具酒,燕饮其所募士,实未尝能将兵也。李曹公破钱塘⑦,士及麾下遁去,不敢稍格⑧。搜得,缚至辕门诛之。垂死犹曰:“吾善孙吴法。”
——《逊志斋集》
[简注]
①孙吴:指春秋时军事家孙武和战国时军事家吴起。孙武有《孙子兵法》传世,吴起兵书已佚。②张士诚,元末起义军首领,后降元。曾建国号为“周”,割据浙江、江苏、安徽、山东等地,自称“吴王”。后被朱元璋击败,被俘后自杀。③国朝:指明朝。④俾:使。⑤赢缩:增减,多少。⑥糜:消耗。⑦李曹公,朱元璋的大将李文忠,封曹国公。⑧格:抵敌。
[评说]
吴士为张士诚将而兵败的事,不见史传,想只是当时的一个传说,但他确是一个典型人物。此人善于谈兵而其实并不会指挥打仗,却跑去见张士诚,狂妄地宣称如果由他来将兵作战,中原可得。可悲的是张士诚竟毫不考察,真的委他为将,让他招兵买马。可是敌军一到,他连仗还没有打就逃跑了,结果被抓获而掉了脑袋,结束了这一场闹居。
像吴士这样能奢谈兵法而实不知兵的“军事家”,古来不乏其人。有名的如战国时候的赵括,论起兵法来头头是道,滔滔不绝,连他父亲——真正的军事家赵奢也说他不过。后来他代廉颇为将,长平一战,被秦军打得大败,自己死了不算,只可怜四十万赵军也因此被俘,被秦将白起全部活活坑死!这个教训不能说不惨痛。但这种空谈家,议论起来的确娓娓动听,很能迷惑人,所以连三国时期聪明多智的诸葛亮也被马谡所误,让他失去了街亭,致使北伐中原的大业,遭受到沉重的打击。可见要判断一个人是真有本事还是徒能夸夸其谈,也并不是那么容易。
作者在《越巫》、《吴士》两篇下有跋文云:“余见世人之好诞者死于诞,好夸者死于夸,而终身不自知其非者,众矣,岂不惑哉?游吴越间,客谈二事类之,收以为世戒。”就是在今天,这两个故事也还不失警世的作用。
寒花葬志
归有光①
婢,魏孺人媵也②。嘉靖丁酉五月四日死③,葬虚丘。事我而不卒④,命也夫!婢初媵时,年十岁,垂双鬟,曳深绿布裳。一日,天寒,蒸火煮荸荠熟⑤,婢削之盈瓯⑥。予人自外,取食之;婢持去,不与。魏孺人笑之。孺人每令婢倚几旁饭,即饭,目眶冉冉动。孺人又指予以为笑。
回思是时,奄忽便已十年⑦。吁,可悲也已!
——《震川先生丈集》
[简注]
①归有光(1507-1571),字熙甫,昆山(今属江苏)人。嘉靖四十四年举进士,授长兴知县,隆庆中官南京太仆寺丞,有《震川先生集》。②魏孺人:作者的亡妻,嘉靖十二年(1533)死。孺人:明时七品官之妻封为“孺人”。媵(ying映):随嫁的婢仆。③嘉靖丁酉:嘉靖十六年(1537)。④不卒:不终。⑤爇(ruo):烧。⑥瓯:小盆碗。⑦奄忽:很快的样子。
[评说]
生离死别,是人生最沉痛的感情经历,即使历经岁月,也抹不去的永远的创伤。特别是要为一个死者撰写葬志时,前尘往事,都会一齐涌上心头,真所谓“痛定思痛,痛何如哉”!
寒花是作者亡妻魏氏的婢女,她随嫁来到归家时,只有十岁。五年后,魏氏殁;又四年,寒花也死了,只有十九岁。一个正当青春年华的姑娘,从此便被长埋在一垅荒丘之中。
作者写葬志时,十年前寒花初来归家时的情景便清晰地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十岁的寒花垂着两个发髻,曳着深绿色的布裳,是一个天真烂漫、童稚未脱的小姑娘。作者想起了在一个冬天的日子,寒花煮熟了荸荠,用小手削了满满的一盆。作者进屋,随手取一个来吃。寒花不肯,却把盆子拿走了,也原是削给她的小姐吃的呀!她的小心眼儿,毫不掩饰地表露对小姐的挚爱和偏护,那一副憨态可掬的样子引起了女主人疼爱而善意的嘲笑。作者又想起寒花倚几吃饭的时候,她的一双黑亮的小眼睛总是忽闪闪地转动,稚气而又可爱,这时,妻子又忍不住对作者指着她发笑。
两三件琐碎的小事,生动地描摹出一个惹人爱怜的小女孩的形象,同时也洋溢着主仆一家人亲密无间的温馨。近人胡怀琛评说本文:“能将婢女神态,曲折表现出来,着墨不多而神采生动。”(见《古文笔法百篇》)
这些小事,写的是寒花,但字里行间,又无不寄托着作者对于亡妻的悼念。寒花拿走荸荠,“魏孺人笑之”;寒花吃饭时“目眶冉冉动,孺人又指予以为笑”。这些日常生活的情景,当时都不以为意,但如今在作者心中,却又成为多么珍贵的记忆,多么伤痛的追念啊!“吁,可悲也已!”文章结尾处的一声叹息,将无限沉重的悲伤压在了读者的心头,久久不能消释。
刚峰宦囊①
周晖②
都御史刚峰海公卒于官舍,同乡宦南京者,惟户部苏民怀一人。苏点其宦囊,竹笼中俸金八两、葛布一端③、旧衣数件而已。如此都御史,那可多得!王司寇风洲评之云④:“不怕死,不爱钱,不立党。”此九字断尽海公生平⑤,即千万言谀之,能加以此评乎?
——《金陵琐事》
[简注]
①刚峰,海瑞(1514—1587),字汝贤,号刚峰,广东琼山人。明嘉靖举人,初任南平教谕、浙江淳安知县。嘉靖四十五年任户部主事时,上《治安疏》劝谏明世宗,获罪下狱,世宗死后得释;隆庆三年(1569)以右佥都御史巡抚应天,遭弹劾革职;万历十三年(1585)再起,任南京佥都御史,又改南京吏部侍郎,后在任所去世。宦囊:代指为官所得钱财。②周晖,字吉甫,生卒年月不详,约生活在嘉靖、万历时期,上元(今江苏南京)人,享年八十馀。诸生,博古洽闻,著有《金陵琐事》、《幽草斋集》。③葛布:即夏布。端:布以六丈为一端。④王司寇风洲,王世贞(1526—1590),字元美,号凤洲,明文学家。司寇为周代掌管刑狱的官,后世
为刑部尚书的别称。王世贞为南京弄部尚书,故称。⑤断:判断,评论。
……
序何满子
前言陈士彪
明代
记李歌宋濂
活水源记刘基
游冶亭记贝琼
越巫方孝孺
吴士方孝孺
士奇泥爱李贤
阿留传陆容
游西山记乔宇
恒山乔宇
劳山巨峰白云洞记蓝田
游青碧溪记李元阳
寒花葬归有光
嘉树林小序陆树声
刚峰宦囊周晖
海游记王世贞
赞刘谐李贽
九里松小记张京元
湖心亭小记张京元
史痴翁焦竑
大理王士性
游武林湖山六记序王士性
黄华合评朱鹭
《吴楚游草》序何乔远
芒山盗陈继儒
赵瞻云传陈继儒
大别山袁宏道
上方山袁宏道
……

网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