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速星空
资讯首页>> 灯具门铃免费下载
那个脸盲小编,别乱看了,不许放手,拉好了,我们现在回家啦…
[更新:2018-02-12 22:12:30] [浏览:4次]

清晨的阳光照射进来,掩去室内灯具散发的微弱光明。难得的全员忙碌,通宵之后又是紧急会议,现在已经有许多人脱线了,不过有些人依旧可以坚持暗地里事情,手指不停的滑动页面,虽然不都是单身狗,但毕竟是一年一次的降价,怎么能够轻易放过。

“嘭!”

“这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厚厚的一摞资料轰然砸下,犹若是一颗低温炸弹,将本有些懒洋洋开小差的众人给打入了冰河世纪。

“顾……总,这个案子本是刘总抓的,那边儿的根本不认别人。现在刘总人又闹失踪,我们……”能够坐在会议室里的,也有那么几个能说得上话的老人,顾浩一顿的脾气上来,他们也不能干受着。

“刘宇扬……”

而听下面的人提到‘刘总’两个字,顾浩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吐出那三个字。

“闫肃,你还没找到人?”心情不顺,现在顾浩也红着眼不认人了。

最近几乎行行都不景气,他们也快被逼到吃老本过日子了,而好不容易有几件挣钱的大案子,可现在这种关键的时候,刘宇扬还给他闹什么‘只要美人不要江山’,这是要让他们都系脖儿么?

“顾总,刘总的电话一直是关机,但我已经找到了刘总新的住址,只不过……”大BOSS发飙,就算是铁瓷加男秘,闫肃也要避其锋芒,低头推推眼镜,汇报出自己的‘工作’成果,恐怕一会儿也会被拉出去喷口水。

“有地址你不去?难道等我啊?”顾浩已经足足三天没合眼了,不……确切的说,自打那个刘宇扬找了女人之后,他就没过过安生日子。那家伙三天两头儿的当甩手掌柜的,当他是机器么?所有事儿都丢给他!这是不想过了么?

“我要是拉的回来,早就不在这里了。”

耸耸肩膀,闫肃还真是拿刘宇扬没辙。加上公司主掌财务大权的方艺,顾浩、刘宇扬和他这四人是从高中就很好的朋友。不过……就数他对刘宇扬没辙。

“地址给我,明天就把他拉回来。”而顾浩即使是困得发昏了,也知道刘宇扬那货,可不是闫肃玩儿的转的,所以要了地址之后又转首扫过现在顶着业务工作的几人,一通的‘指导教育’,完全就是尼古丁摄入过多的后遗症发作。

…… ……

“滴!滴!~”

地下车库里,闫肃将昨天从刘宇扬那里‘借’来的车锁好。抬首看看已经快进化成熊猫的顾浩,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放他一个人上去。

“你这状态成么?”再怎么说也是三天没合眼了,现在是蜡烛两头儿烧,顾浩一个人真的很辛苦。

“哗啦啦!”

抬手接住闫肃丢来的车钥匙,顾浩立立衣领,吸了口冰冷的空气,道:“那你陪我上去。”

“呵呵,这个就算了。”一想到和刘宇扬这个滚刀肉打交道,闫肃就全身不对劲儿。那家伙属于是平日里道貌岸然,实际上满肚子坏水的类型。

昨天他过来抓人,不但没能成功,最后还因时候耗的太晚,只得开那家伙的车回家。

唉!……

无奈加无奈啊!

“那我上去了。”而顾浩最恨拖泥带水,知道闫肃怕一会儿被炮灰了,便干脆放人,自己向着电梯而去。

…… ……

人常说‘六月的天,娃娃的脸’,但不想已经摸到农历十月的边儿了,这天儿还是想变就变。

前一天还让人误以为今年是个暖冬,但是一夜的功夫,寒风也来了,冰冻也来了,一点儿让人暖和的劲儿都没有。

“……哎呀,亲妈,用力推啦!我要回家,冷死了。”

木木觉得今天和她做对的不止是天儿,还有就是家里这个混小子。一大早上就摧残她做这做那……而确切的说是这小子已经摧残她五年多了,只是最近尤为的‘勤奋’。

“你那么大了,下来走着啦!我推你很吃力的。”喊着木木亲妈的是她的亲外甥林伟硕,不知道是不是名字起得太有重量了,这家伙一直满身小肥膘儿,用体重的数值将同龄人远远的甩在身后几条街外。

“亲妈不能虐待我哦!我今天已经够桑心的了。”虽然早过了五周岁的生日,但是胖侄子大硕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是爱赖在童车上,然后一副世界末日的样子,求同情、求包养。

“你……你还伤心?我都被小蕾拒之门外,并拉黑了,你……你小子还伤心?”

木木费力的推着童车从楼门口的无障碍通道上坡,一听外甥抱怨,她立时便瞪起了眼,也不顾现在是寒风凛凛的,便停下来理论道:“你说,你又干什么了?怎么今天妮妮看到你就跑?”

“姥姥说了,大人的心理承受能力要强!况且我也没说什么啊!我就是说长大了要娶妮妮当老婆,今天问问她想好了没!”肉嘟嘟的脸满是惆怅,可能在小胖墩儿大硕的心里,这已经算的上是初恋了。

“我……嘞个去!”

而听到大硕的话,木木也忽然觉得天崩地裂了。怪不得今天她连门儿都没进去,而临走的时候小蕾还让她好好管管胖墩儿,原来……原来这小子竟然说过这个。

“别骂人啊!小心我告诉姥姥。”

木木一时没憋住话,被大硕把话听了个正着。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了,木木必须问清楚,到底为什么自己会被自己姐们儿给拉黑。

“你……林伟硕,你给我说清楚,你之前还干嘛了?”童车停在无障碍通道上,木木忽然觉得额头一抽一抽的疼。

“我什么都没干啊!是你干了什么!”嘟嘟囔囔的拉拉自己的小衣领,大硕道:“你早上没事儿非做什么欧培拉,估计妮妮是以为我是去订婚的呢!你不是说欧培拉是法国人婚庆用的么,我以前就和妮妮说过,我们订婚的时候一定让亲妈给我们做这个吃……”

“你!”

听完大硕清楚且有条理的分析,木木顿时被气得仰倒,她是真的不知道啊!~现在小孩子都在想什么,竟然小小年纪跑去向人表白,还……还憧憬什么订婚蛋糕?

怪不得今天她连人带蛋糕都被关门外了!

丢人啊!~

丢人!

挖个坑,埋了她吧!

在这种寒风凛凛的光棍节里,还能在刺激她一点儿么……

…… ……

有时,我们相对而过无数次,但是都无法注意对方。但有时,只有一次,我们却难以忘却……

看着电梯的门缓缓关闭,顾浩按着太阳穴,现在就一个感觉……后悔!

早知道那家伙竟然会为了老婆翘班,当时就不那么逼他了,这回好了,那家伙竟然丢出了吃软饭的话,即使被他断了财路,也要在家陪老婆。

收了手上的手机,顾浩又回忆下闫肃给他的地址,还是觉得额角抽痛的厉害。毕竟对于一个三天没睡的人来说,他还能坚持站着,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叮咚!”

闭合的电梯只是从B1跳到一层,便缓缓的停住了。而看着电梯门在提示音之后慢慢打开,木木现在也只有一个感觉……后悔!

早知道熊孩子给她找那么多麻烦,当时说什么她都不会夸下海口,鼓动姐姐去要什么二胎的。

长长的出了口气,木木推着死赖在童车上的外甥大硕,觉得自己的世界都为一个熊孩子混乱了,尤其是这个熊孩子不止要求多,鬼主意也多,她是真的要支撑不住了。

电梯门完全打开了,两个同样顶着熊猫眼的人,而且一肚子悔恨的人就是这样第一次相遇了。

“不好意思。”费力的推着一个五岁就长到六十斤的胖坨儿,木木见到电梯开了门,也不抬头打量里面的人,便直接客气的开口道:“麻烦您让一让。”

“……”

而这时其实已经是在强打精神的顾浩,看到一个脑袋挂在童车推把上,全身散发着‘尸气’的女子推着孩子走进电梯,立时觉得生活都是昏暗的,世上的人都活的和狗一样累,所以礼貌性的向里移动了一下身体。

“啊!——雅俊哥哥!雅俊哥哥!”

两个无精打采的人,本来谁也没多瞄谁一眼,按说这种相遇一天不知道要发生多少次,是和吃饭睡觉一样平常的事儿。

不过……当你家有个熊孩子,当你家有个屁事儿很多,还追星的熊孩子时,擦身而过是那么那么的难!那么那么值得奢求的一件事儿。

“啊~~”

狭小的空间里,木木那五岁的无敌外甥胖大硕,当他看清顾浩的脸时,那惊人的曲折的男高音啊!~几乎让你听出了海豚音的味道。

而那一声颇有水准的尖叫,自然吓得木木立时一个激灵,然后赶忙站直了身子,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心道这是怪兽来袭?还是异形?丧尸?

“雅俊哥哥,这个是雅俊哥哥,雅俊哥哥……”

惊人的回转海豚音之后,大硕的嘴就像是复读机一样,不断的激动地重复着一个名字。

雅俊哥哥!

不过间接性脸盲,再加上对明星没什么热度的木木,看着外甥在童车上可劲儿挣蹦,则是一脸的尴尬,很不好意思的顺着外甥所指的方向看去,然后几乎本能的打算道歉。

毕竟熊孩子困扰她也就算了,困扰邻居就有点儿过分了。

但木木没想到,这个赢得外甥尖叫的路人甲长得还真的不错,除了全身散发着不属于人类的气息外,颜值却绝对有个八十分。

“呵呵!”本来就严重缺觉,现在又被震得耳膜嗡嗡作响,被围观的顾浩此时真想暴怒。

不过……算了,他即使怒了也只不过是迁怒他人罢了。

忍着脑部的所有不适,顾浩低首看看那个把他当成了三十多岁还不务正业的孪生弟弟的小胖子,立时半边脸一夸,送了一声没有温度的假笑。

而后顾浩想直接无视掉这对偶遇的‘母子’,毕竟和一个做明星的弟弟长得一样,他早已经麻木了。

“把你做的欧培拉送雅俊哥哥吃。”

不过顾浩太小看脑残追星娃的魄力了,尖叫之后,大硕竟然开始对着木木提无理要求。

“你说什么?”而在光棍节经历了被好友拒之门外的惨剧后,木木又迎来了新一轮的挑战……搭讪陌生男人?

“欧培拉啦!我要你送雅俊哥哥。”

谁说追星的大婶和妹纸是盲目么?谁再说大婶和妹纸的坏话我噗他一脸!看到没?熊孩子一样势不可挡!

“为什么?”

低首瞪着今天不断找事儿的外甥大硕,木木完全不觉得自己的蛋糕和什么明星有关系。

“亲妈,因为长大我也要像雅俊哥哥那么帅啊!~所以你就送给雅俊哥哥吃吧!”

不过无敌就是无敌,做熊孩子的什么几乎人人都会,但是能够将熊孩子技能与卖萌技能发挥的淋漓尽致、有张有弛的,那绝对是可着本小区就一位。

前一刻还恶形恶状的,下一刻大硕便肥肉一团笑脸一堆,然后开启了卖萌模式。

“你帅不帅是基因的问题,和我的欧培拉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不过木木可是天天在外甥大硕的卖萌模式下生存的,她才不会为了一个陌生男人,就把自己辛苦做的东西送出去。

况且她要是送了,被当花痴怎么办?

还有这个根本就是陌生男人!她根本也不知道什么是雅俊哥哥!

“啊!~就要嘛!就要嘛!我就要送哥哥欧培拉。”

大硕见自己软硬兼施的效果不佳,立时又改了无赖战术,开口又飙海豚音,震得电梯都跟着晃了晃,大有怪兽来袭的感觉。

“你……”满耳都充斥着大硕无敌的海豚音,木木真的只剩无语拜倒一条路了。而为了自己能够活着走出电梯,与接下来二十四小时的安宁,木木最后只得无奈的屈服了。

陌生男人?

搭讪的花痴?

不管是什么了,反正这个男人好像也不是他熟悉的邻居。

打开童车手把上挂着的口袋,再从里面取出一盒精心制作的甜点,木木觉得自己像是在屈辱的割地赔款,不过一鼓作气吧!不管怎样外甥短时间应该不会在给她出难题了。

“我?”

从刚刚开始,顾浩就在旁观这对吵吵闹闹的母子。

而说真的,顾浩不属于热衷于看热闹的类型,所以也没怎么注意对方怎么发神经。不过可怜的他被那童车挡在电梯里面了,刚才竟然还眼睁睁的看着电梯开了又关……可他在这对母子面前,竟然连阻止的话都没说出口,手里便被莫名的塞了东西。

—..—|||

手上的不算重的盒子,一个小胖子冒着星星的小眼睛,顾浩感觉着电梯再一次将他带去更高的地方,忽然不由的觉的面部的黑线又一条条的增多了。

今天,今天一定不是什么好日子!

“叮咚!”

不过此时没人想和顾浩讨论日期的话题,因为木木的楼层已经到了。

而为了不要继续如此尴尬下去,虽然耳朵里还满塞着外甥大硕的‘我爱你雅俊哥哥’XN等话语,但是木木还是选择了火速退场,埋头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再看这时,顾浩看着电梯上显示的楼层数,顿时整张脸全黑了。

他,她,他,他竟然因为这对奇葩的母子而坐过楼层了!

…… ……

重新找回自己的方向,不过顾浩下了电梯却觉一阵晕眩。毕竟他不止是三天没睡了,算算也有一天没吃东西了。走两步抬手按响刘宇扬新居的门铃,而接下来他还要发挥一些实力啊!~

“哎呦?顾总啊!大驾光临,我这草庐是蓬荜生辉……”房门打开了,刘宇扬早就想到了,顾浩会亲自来抓他,不过他也有他的不满啊!他现在可是有媳妇的人,总不能和你们三个光棍儿继续拼死拼活吧!

“恩,知道是草庐就滚回你的公寓。”和刘宇扬,顾浩才没那么客气。见门开了便自觉的往里走,然后一转身进了厨房,放下手里的东西便先洗手。

“那是什么?”而刘宇扬也知道自己那套欺负欺负闫肃还可以,在顾浩这里没用,所以干脆转移话题,看看顾浩放下的盒子,纳闷道:“来就来吧!干嘛还和兄弟这么客气?”

“别人给我弟的慰问品。”顾浩洗好了手,也没有接着长驱直入的意思,站在刘宇扬家的厨房里,认真的看着他,道:“你明儿回去公司。”

“呵呵,又被当做小波了?”顾浩提公司的事儿,刘宇扬则直接岔开话,又提顾浩拿来那盒子。

“恩。”而顾浩本来是不会随意被人岔开话题的,但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电梯里那对母子太吵人了,他竟然又低首多看了那盒子一眼。

“唉唉唉!你干嘛打开吃?”

不过后面的事儿就连刘宇扬都惊讶了,他竟然眼看着顾浩把那盒子打开,然后取出东西来吃。

“我饿了,反正他又不爱吃甜食,而且这个还是欧培拉。”

湿润绵软,咖啡酒与巧克力的浓郁碰撞,顾浩上手之后便有些抵御不了诱惑,而那咖啡酒与巧克力相互衬托的冲击力,更是让他忘了点儿重要的事情。

“可是那是陌生人送的东西……”

刘宇扬不是没见过顾浩被人当做孪生弟弟,也不是没见过顾浩被误认之后又被人强塞礼物的场景。但是他还是第一次见顾浩竟然……竟然吃了……吃了?

“味道不错,吃完了。”那盒子里其实只装了两小块儿欧培拉,而对于顾浩来说那个分量做甜点刚刚好,再加上他有些时候没吃东西了,所以消灭的速度非常快。

“……有你这样的哥哥么?”刘宇扬毕竟是顾浩的好友,挑眉看着空空的盒子,却是嗅出些别的味道。

“你家有红茶吗?虽然甜点已经没了。”不过顾浩不想和刘宇扬讨论自己弟弟的事儿,自顾自的嘀咕了一句,然后便最后通牒道:“还有你这家伙明天回公司去,不去我就不走了。”

不就死皮赖脸么?

不就是做滚刀肉么?

他也可以做得到!

虽然刘宇扬家只有可怜的茶包,虽然刘宇扬家的沙发并不算舒服,但是顾浩还是洒然的享受起来,并在刘宇扬爆豆之前,真的睡着了。

…… ……

半夜,因为顾浩的不请自来,刘宇扬也被老婆拒之门外,可怜吧唧的窝在电视前的地毯上。

“咚咚咚,咚咚咚!”可能是夜深人静的原因,也可能是短时间补眠的效果更好,严重睡眠不足的顾浩被一阵声音吵醒。

“这是什么声音?”

身边只有电视微弱的光,不知道刘宇扬播了什么奇怪的电视节目。

“楼上啊!”百无聊赖的换着台,刘宇扬此时的脸上都能滴出水了。因为他真的好可怜啊!~老婆竟然把他踢出来了,而罪魁祸首竟然睡在他家客厅里。

“你这什么房子?”

不过可能是还没完全清醒,顾浩根本没注意到刘宇扬满脸的幽怨,嘀咕了一句,便把脸转向沙发内侧。

“我这不是穷么,不然也不会窝这里。”拿着遥控器在地毯上画圈圈,其实刘宇扬还是挺怕方艺的断粮政策的,不过……不过为了幸福他不能屈服!

“你是为了逃避公司的事情,不要和我哭穷。”断粮那事儿刘宇扬也没想到方艺可以做的那么果断,不过财务的事儿已经全权交给他了,便不会过多的去问。

“呵呵,那再让我歇两天。”刘宇扬也知道,方艺不声不响却是他们四个里面最‘执拗’的人,所以就算今天翘班的要是顾浩,恐怕他一样敢断掉NO.1的粮。

不过顾浩才不同情刘宇扬,听着那可怜兮兮的谈判语气,只是合上眼道:“那我住你家两天。”

“喂,我可是新婚啊!”

而听到顾浩说还要住两天,刘宇扬立时崩溃了,他不要睡地毯……

“我现在发昏!”

但顾浩也不会妥协,丢了一句话之后完全无视楼上噪音,继续睡觉。

…… ……

前一刻,某处。

“……大硕,你干嘛?”压抑着暴怒的冲动,揉揉眼睛,木木摸开床头的小灯,对着半夜折腾的外甥怒道:“邻居都睡觉了,不要制造噪音!”

“我做噩梦了,想抱着牛牛睡。”乒乒乓乓的一阵,大硕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手里拎着一只橙黄色的卡通布偶,却让人难以放置不管。

“好了,亲妈抱抱。”虽然木木现在真的很困了,不过她还是把重新爬上床的大硕搂住,心道:怎么也是小孩子。然后还强打着精神与其谈心道:“说说做什么噩梦了?说出来就不怕了!”

不过母爱泛滥的木木怎么也想不到,接下来大硕竟然告诉她,“梦到依依姐姐和我告白了,妮妮生气的说再也不喜欢我了……”

“额?这个……你想多了……”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本文连载仅到此处,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后续情节

↓↓↓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