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速星空
资讯首页>> 游戏辅助免费下载
腾讯要做的功能游戏是什么?其实你可能玩过
[更新:2018-02-28 01:55:20] [浏览:48次]

刘 琼 腾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王健飞 腾讯研究院研究员

2014年,拿手机玩游戏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

但在刚刚起步的移动平台上,还从未有一款像《榫卯》这样将艺术、传统文化、教育和游戏性完美结合的游戏。

《榫卯》

这款由北京的独立游戏工作室Tag UX Design历时半年开发的App让很多人难以定义,它究竟是游戏,还是应用,亦或是教程?

通过3D模型,《榫卯》将中国古代木质建筑中最精巧的榫卯结构展示给用户。玩家可以旋转、拆解、近距离的观察这些结构是如何发挥作用的。玩家默认这是一款类似“九连环”一样的游戏,在带有解谜色彩的游戏中了解了中国传统文化。

之后的几年里,Tag UX Design又以同样的设计理念制作了《卜石》、《折扇》,以及今年春节刷屏的《年画找不同》。

要问什么是功能游戏?上面提到的这些就是其中的一类了。

功能游戏究竟是什么?

早在1969年出版的《模拟与游戏》一书中,作者就提到游戏是学习和实验的有效工具,对公共政策制定和规划有显著效果。

根据腾讯研究院出品的《跨界发现游戏力:游戏+行业市场版图及价值报告》(下称:《报告》)介绍,在实践领域世界上第一个功能游戏的大规模应用源自美国军方。

1994年,美国海军陆战队成立了世界上第一个游戏军事训练机构,把游戏军队训练的一种辅助手段,通过《全光谱战士》、《美国陆军》、《虚拟伊拉克》等游戏模拟武器装备和战斗流程来训练士兵,大受士兵欢迎,这就是功能游戏的雏形。

20年之后,游戏作为一种创新工具已经跨界融入了教育、医疗、企业商业、社会管理等领域的众多环节中,游戏逐渐成为人们接收知识和机能的新媒介,助力知识和机能的传播,缩短了学习曲线,也为可言创新、专业人才批量培养、社会管理等提供了一种新思路。

值得注意的是,功能游戏与游戏化并不完全等同。

游戏化是指在非游戏情境下,通过游戏设计将游戏元素与原本的功能整合为一体的思维方式。而功能游戏则是游戏化理念在具体行业跨界融合并实体化为游戏产品或服务,本质上依然是电子游戏。

那么功能游戏和普通游戏有什么区别呢?

根据《报告》的总结,功能游戏具有跨界性、多元性和场景化三大特征。

首先,跨界性是功能游戏的核心。用通俗的话来说,功能游戏不是纯粹为玩家提供愉悦感而存在的游戏,而是为了学习、治疗、生产、商业等非游戏目的,但同时又能满足游戏性需求。可以说是三分游戏,七分行业。

其次,多元性也是功能游戏的特征之一,功能游戏可以以娱乐为目标(知识作为附加奖励)为主,也可以是渐进式的帮助玩家达到一个现实目的,比如提高专业技能或社交能力,养成良好习惯或丰富经验等。在题材上,也十分丰富。

功能游戏的第三个特征就是场景化。因此要和具体的场景深度结合,定制开发。专业性较高也导致开发门槛较高,尤其是医疗、军事领域,需要大量的专业知识与游戏设计的符合应用。

小孩子才需要寓教于乐?

“道理我都懂,但我不想玩这种专门给小孩子的游戏。”

如果简单的把功能游戏理解成老话里的“寓教于乐”,然后进一步联想到这样的游戏只受小孩欢迎,那就大错特错了。

《报告》中提到多元性是功能游戏的一大特征。事实上,仅从游戏娱乐性的角度来讲,功能游戏也拓宽了游戏题材、形式与玩法的广度,让更多以前从未出现的游戏类型成为了可能。

而场景化也是功能游戏的重要特征,因此针对孩子玩的当然就是我们直观理解的“寓教于乐”,儿童早期教育、K12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教育是功能游戏的重要场景之一。

摘自《报告》儿童早期教育案例

但有更多的游戏,并不是大众偏见中的“只适合小孩子玩”。

比如以解密类游戏为例,过去一方面是游戏开发者要绞尽脑汁才能设计出一个十分有趣的难题,而另一方面是现实世界中仍有无数的谜题等待着我们去破解。功能游戏,却能将两者结合起来,建立一个供需平衡。

丹麦奥胡斯大学的科学家开发的游戏《量子移动》(QuantumMoves)便是一个绝佳的例子,这款游戏的玩法是在一个量子阱中想办法移动一汪晃荡的“液体”,其过程遵循量子力学的规律。即便是没有任何物理学知识也可以轻松上手,而游戏数据会成为科学家研究量子物理问题的参考。

一经推出就收到世界各地近15万玩家的800万游戏数据,利用相关数据得出的研究成果已在2016年4月13日的Nature上发表。

再比如在飞行模拟的游戏领域,普通玩家原本对游戏的期待之一就是“真实性”——比起随便按个按钮飞机就起飞了,玩家还是想体验更像驾驶员的真实操作。而这与航空航天机构对培养人才的需求是一致的。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为了更好的对宇航员和航天航空专业人员进行技能培训,投资亿元开发了大量基于虚拟现实技术的游戏,如InternationalSpaceStation和NASA'sEyes,为宇航员模拟太空站、宇航器的虚拟环境,以提高宇航员的熟悉了解程度和熟练操作能力。

而在“交通驾驶“这个类目下,可以说是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模拟不到的。从货运卡车到火车,从直升飞机到航天器,各类型的模拟游戏早已深受玩家的喜爱:

摘自《报告》,企业商业场景专业培训案例

总结来讲,功能游戏的“功能”体现在5大方面,其中有不少都是和“小孩子”没有关系的:

1.有助于缩短学习曲线

著名游戏设计师RaphKoster曾写道:“游戏使学习编程兴奋剂”。通过富有挑战性的游戏情节设计,模拟现实和沉浸式的环境,功能游戏可以使知识转移更加有效。台湾叶丙成教授研发的全球第一个全学科教学用多人线上经济游戏平台PaGam0在台湾上线3个月就有5000名教师、7万名学生使用。学生在玩PaGam0时,有7成时间在学习,3成时间在游戏。

2.为创新提供了试验场

作为思维、场景、体验和技术的多元集成,游戏在垂直领域的应用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创新的发展。

游戏所模拟的“真实世界”中,使用者可以将现实中的“试验"搬进游难里,并赋予它更多的可能。比如华盛顿大学的贝尔实验室在2008年开发的一款名为《foldit》的游戏,让科学家研究15年之久的艾滋病毒逆转录蛋白酶的结构难题,在10天之内借助玩家的集体智慧被破解。

3.为破解社会难题提供了新思路

当下,部分国家正在尝试用游戏来解决一些棘手的社会问题,如自然灾害应对、环境保护、种族问题等。

由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设计的“和平缔造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玩家在其中可以分别扮演巴以冲突的双方,最终找出和平解决争端的办法。英国游戏公司PIayGen开发了一款政策模拟游观FloodRish,通过角色扮演,提高公民对洪水政策问题的认知,并向保险公司和政府反馈玩家的选择,方便公民理解政府防洪政策,目前玩家已经超过14万。

4.成为采集科研训练数据的重要手段

谷歌旗下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的联合创始人DemisHassabis认为,电子游戏是科学研究的理想训练场,因为“它们是真实世界的缩影,但更纯净和约束化"。

游戏引擎可以轻松生成大量训练数据,同时互动反馈的特性可以为科研采集大量实时的用户一手信息。以医疗为例,越来越多的医疗专家通过进入医疗游戏的线上社区来采集疾病研究所需的数据。相比传统调查问卷,患者在线上社区分享的日常生活信息以及疾病管理经验更客观全面,便于医疗机构和药品研究枧构进行针对性的研究。

5.有助于信息技术的社会扩散

这一点就更好理解了,比如在虚拟现实VR领域,公众一度存在认知上的局限性,但当VR在游戏中得到广泛应用后公众的认知立刻发生了转变。类比到区块链领域,前段时间的区块猫和区块狗让很多原本对区块链并不了解的人,直观地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区块链。

当然,正如功能游戏定义所写的那样,功能游戏并非是将一个应用游戏化,而是在游戏中实现某种功能,本质依然是电子游戏。

因此在游戏好不好玩这一点上,功能游戏和普通游戏的思考维度是一样的:当然要好玩。

那么,功能游戏发展的如何呢?

根据《报告》指出美国在功能游戏行业处于翘楚地位,欧洲各国紧追其后。

2016 年前,美国一直都是全球游戏收入最大的国家。全球前 10 大企业中有5家来自美国,分别是动视暴雪、微软、苹果、艺电和谷歌。其在商业游戏的成功自然也带动了游戏在垂直行业的发展。

全球功能游戏峰会在2014-2017 四年间发布的 130 款获奖游戏中,美国独占了 90 款,占比 69.2%,稳居榜首,数量是排在第二名的英国的近 7 倍。除了数量上的优势,美国游戏跨界应用的领域也最为广泛,教育、军事、医疗、商业、文化、社会管理领域都不乏优秀的作品和企业。数据显示,2015-2020 年北美地区面向垂直行业的游戏将呈现出 15.80% 的年均复合增长率。

2008 年,华盛顿大学的贝尔实验室在开发了一款名为《foldit》 的游戏,玩家在3D 画面下试着操纵简单的类蛋白质构造,变形、折叠、拼接。该游戏在开放一年后就有8.2万台计算机成为这一项目的活跃志愿者,曾经花费科学家15年之久来研究的一类艾滋病毒逆转录蛋白酶的结构,在10天之内被玩家们破解。

在欧洲,英国、加拿大、荷兰也是功能游戏大国。

在英国和加拿大,参与功能游戏研究和开发的不止有公司,还有各类非营利组织和政府机构。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加拿大就业和社会发展部门(ESDC) 创建了学习游戏,以教授关于职业健康和安全的培训。ESDC 还使用在线游戏来教导员工学习文档安全协议。加拿大自然资源研究所的创新实验室也进行了游戏化。

荷兰政府更早的接触到了功能游戏,上世纪70年代开始,荷兰的研究、教育和咨询界就对游戏的跨界应用存有兴趣。从 2004 年开始,荷兰通过 FES-BSIK 补贴等经济刺激政策来推动相关研究和应用。

截止到 2016 年,荷兰 300 多家游戏工作室中近半均布局了面向垂直行业的游戏开发,首要应用领域为教育,其次则是医疗。除此之外, 荷兰游戏开发商 Studio Bleep 还开发了世界上第一个移动心率游戏,以心率作为移动游戏的控制器来帮助儿童克服恐惧症。

荷兰应用科学组织(TNO) 最近也确定将游戏跨界应用作为其主要战略之一。

还有什么例子吗?

说了这么多,有现在就能玩到的游戏么?当然有。

根据《报告》提到的功能游戏的特征与定义,除了我们开头提到的Tag UX Design几款游戏之外,还有两个功能游戏在过去几年的游戏界也有不小的知名度。

无论你是从未接触过功能游戏的游戏爱好者,还是对功能游戏感兴趣的专业人士,这两款你都值得一试。

■《人力资源机器》

人力资源机器是一个“职场”游戏,它让玩家扮演一个刚入职场的新人,通过不断的完成老板赋予的任务逐渐走上人生巅峰。

但是,这并不是一款教你理解人力资源的游戏。

在一家大公司里,员工就像是跑在计算机中的程序。随着主角的职位越升越高,玩家需要在角色的行动列表中编制越来越复杂的规则。

《人力资源机器》截图:最简单的收发室工作,写成代码就是这样了

这些规则虽然都是用自然语言写成的(比如如果看到老板进办公室,就输出报告),但其实与许多编程语言中的基本逻辑相同。

玩家通过这款游戏,可以以故事和象形比喻的形式对编程原理有一个全面而基础的了解。

■《肿瘤医生》

这是让很多人评价“玩不下去”的一款游戏,因为它像现实一样“残忍”。

在游戏中,玩家要扮演一位救死扶伤的肿瘤医生,游戏提供了多个真实的生化指标,玩家要在患者的体力、免疫力和消灭肿瘤三者之间不断平衡。

《肿瘤医生》截图:当患者痛不欲生的时候,你是选择让他舒适的接受死亡还是执意治疗下去?

然而在这个游戏中没有神奇的万能药,有的只是各种有副作用的治疗手段和意想不到的并发症。折磨病患的不止肿瘤本身,玩家必须想办法在有限的时间和金钱下,通过放疗、化疗、手术、靶向药等多种治疗方法组合成有效的方案,尽最大程度的挽救患者的生命。

玩家在这款游戏中可以充分的理解到癌症的致病机理、扩散原因、治疗的原理和可能出现的副作用,理解医疗行业的不易。不过,比起了解这些,开发者的用意可能是想让我们放下手机好好锻炼身体吧。

如果本文谈到的游戏你都玩过了也没有关系,在《跨界发现研究力:面向垂直领域的游戏市场版图及价值报告》的最后附上了一份全球功能游戏峰会在2014-2017年的获奖名单,收录了130款游戏。

如果你有兴趣阅读《跨界发现研究力:面向垂直领域的游戏市场版图及价值报告》全文或是想要获得获奖游戏名单的话,可以在腾讯研究院公众号留言“功能游戏报告”~

相关阅读↓↓↓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