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速星空
资讯首页>> 天文地理免费下载
为什么女.人岁数越大越厉.害?
[更新:2018-02-11 00:39:10] [浏览:62次]

这天中午,楚传宗经过到李桃花窗前时,突然听到李桃花发出一阵痛苦的声音,他心中惊奇,以为是李桃花生病了,便来到窗前一看究竟。

只见李桃花满头大汗地靠在床头上,用被子盖着双腿,一副惊惶失措的样子,床边还摆放着一根断了一小截的黄-瓜。

正手足无措的李桃花见到一道阴影从窗户投了入来,顿时大吃一惊,抬眼望朝窗外望去。

见到是楚传宗,李桃花就放心了下来。因为楚传宗是村中出了名的傻子,外号楚大傻,什么都不懂。

李桃花正束手无策,这个楚大傻来得正好,正好让他帮忙,于是便说道:“楚大傻,快进来帮嫂子一个忙。”

她是这样想的,反正楚传宗是傻子,什么也不懂,让他来帮忙是最合适不过了。要是让医生来取,那得多丢人呀!要是传了出来,以后自己还怎么做人?

“好的。”楚传宗虽然是傻子,但是一向乐于助人,马上就走进了李桃花的家,然后推开了她的房门。

“嫂子,你要我帮你什么忙?”楚传宗来到李桃花床前,问道。

“你先去将房门关上我再告诉你。”李桃花做贼心虚,这种事本来就很见不得光,为了以防万一,觉得将房门关上比较保险一些。

楚传宗依言去将房门关上了,然后又问道:“嫂-子,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怎么帮你了吧?”

“很简单的,就是……”李桃花红着脸慢慢掀开了被子……

……

十多分钟之后,楚传宗手中拿着一小截黄-瓜,问道:“嫂子,这黄-瓜你还要不要?”

“不要了,快丢掉吧!”此时的李桃花已经香汗淋漓。

而楚传宗却说:“丢掉了多可惜,我吃了。”

“别吃!不能吃——”李桃花急忙出言阻止。,

可是已经迟了,楚传宗已经将手中的半截黄-瓜放进了嘴里,一边嚼一边说:“这黄-瓜的味道怎么有点怪啊,不过很好吃……”

李桃花一阵无语,面红耳赤地望着津津有味地吃黄瓜的楚传宗,心想,这傻子长得这么高大强壮,而且还很一表人才,可惜是个傻子,若不是傻子多好呀!

楚传宗吃完了手上的黄-瓜,又将放在床边的那半根吃了,李桃花都懒得阻止了。

楚传宗吃完了之后,问道:“嫂-子,你那儿怎么会藏有黄-瓜啊?还有没有?我还想吃。”

李桃花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傻子解释,只好说道:“没有了,你快走吧。你给我记住了,刚才的事不能跟人乱说,不然我会撕烂你的嘴的。”

她实在不敢跟楚传宗在一起呆太久,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就得让楚传宗尽快离开,不然容易出事。

“哦,嫂-子不让我说,那我就不说。下次再有黄-瓜,记得找我来帮忙哦。”楚传宗说完,就转身走出房间。

而就在这时,房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李桃花顿时一惊。听到这熟悉的脚步声,她知道是自己的丈夫的吴财运回来了!

“快回来!别出去!”李桃花急忙对已经走到了房门后的楚传宗说道。

楚传宗又走了回来,问道:“嫂-子,还有什么事么?”

李桃花此刻已经心乱如麻,怎么办啊?要是被丈夫看到自己跟一个傻子呆在房间里做这种事,岂不是要被他打死?

来不及让李桃花多思考,房间外就响了敲门声,并且传来了吴财运的叫喊声:“桃花,开一下门。”

李桃花的心跳加速,慌乱之中根本就想不出任何的应对之策,而楚传宗却说道:“嫂-子你不方便去开门,我帮你去给财运哥开门吧。”

“别……别去……”李桃花紧张地说道。

“为什么不去?”楚传宗不解地问道。

“要是让你财运哥看到你在我房间里,他会打死你的。如果你不想被打死,就赶紧到床上来趴好别动,我用被子盖着你。你要跟你财运哥玩捉迷藏,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你都不能出声,知道没?”李桃花一时之间想不到应对之策,只能出此下策了。

“哦,知道了,我最喜欢玩捉迷藏了。”楚传宗也怕被打,就马上就趴在床上,,两脚伸直,一动不动。

李桃花急忙扯过被子,将楚传宗和自己一起盖好。但是被子盖着一个大活人,肯定会高高地隆起,一眼就能看穿被子下有人了。李桃花只好坐在楚传宗的头顶前面,双腿弯起,将被子撑得更高一些,这样才能更好地掩饰。

吴财运喊了几下,没听到李桃花的回答,以为她不在家,就自己拿出钥匙,将房门打开了。

一打开门,就看到李桃花一脸慌张地靠在床头上坐着,便问道:“桃花,你怎么了?我刚才叫你了你那么久,你为什么不应?”

“我……我刚刚睡醒,正准备起床去给你开门呢,你就进来了。”李桃花的反应也是够快的。

“那你的脸色怎么这么红?”吴财运见到李桃花满脸红润,一脸疑惑。

“刚睡醒就是这样的啦!”李桃花说完,就转守为攻了:“你回来干嘛?不继续打你的麻将了?”

吴财运垂头丧气地说道:“没钱打了,回来拿点钱。你还有没有私房钱,再给我一点,我一定能赢回来。”

吴财运就是因为刚才打麻将输光了钱,所以回家拿钱的。

“财运,你别再赌了好不好?家里的钱都被你赌光了,我哪里还有什么私房钱啊?”李桃花说道。

吴财运不相信,开始翻箱倒柜。

李桃花也随他翻了,反正怎么翻也找不出钱来了,因为她根本就没钱可藏了,她只希望吴财运翻完之后能尽快离开。

这时一直趴在床上的楚传宗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就抬起头来想喘一下气,李桃花一惊,急忙用双腿紧紧地夹住楚传宗的头,不让他乱动。

楚传宗本来就喘不过气来,此刻又被李桃花的双-腿夹着脑袋,他就更加喘不过气,难受得像一条哈巴狗一样,连舌头都吐了出来了……

“嗯……”李桃花的浑身一颤,忍不住轻哼了一声,全身都酥麻了。

吴财运将所有能藏钱的地方都翻了个遍,没有找到一分钱,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李桃花那一声魅力无穷的的轻哼。

这异常的情况,终于引起吴财运的注意,快步来到床前问道:“桃花,你怎么了?”

楚传宗还在不停地乱动,李桃花咬着牙,吞吞吐吐地撒谎道:“我……我……身体有些不舒服。”

可是,吴财运已经发现了被子下的异常,猛地一把掀开了被子!

见到被子下的情形,吴财运顿时气炸了——被子下李桃花连裤子也没穿,一个男人正趴在她的两条腿中间!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让李桃花吓得花容失色,脑子里一片空白。

而楚传宗却傻乎乎地抬起头来,笑嘻嘻地说道:“财运哥捉迷藏好厉害啊,我躲在嫂-子这里,你都能找得到。”

吴财运已经感到自己的头顶绿油油地发光,见到自己的媳妇竟然跟这个傻子有一腿,他顿时火冒三丈:“你们这对狗男女,竟敢背着我做这种事,看我不打死你们!”

说完,吴财运就挥拳一拳朝楚传宗的脑袋打去。

楚传宗是傻子,反应本来就迟钝,被吴财运一拳击中脑袋,顿时一头栽倒回原地。

此时的李桃花早已经吓坏了,整个人已经呆若木鸡,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跟吴财运解释。虽然刚才自己只是让楚传宗帮忙将黄-瓜取出来,但是这能解释得清楚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而且自己连裤子也没-穿,还将楚传宗藏在被窝里,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不过,要怪也要怪自己的这个烂赌鬼老公,一天到晚没日没夜的赌,回来就倒头大睡,已经有近半年没碰过自己了。要不然自己也不会沦落到要用黄-瓜这种地步!结果,由于没经验,第一次使用这种方式就发生了这种丑事,真是糗大了!

吴财运一拳将楚传宗击倒之后,就摁住楚传宗一阵猛凑。

楚传宗一边痛叫,一边说:“财运哥,你怎么打我啊,我是在帮嫂-子,嫂-子快救我啊……”

楚传宗不说还好,一说更加让吴财运怒火中烧:“你这个死傻子,竟然也懂得干这种事,以前真是小看你了,看我不打死你!”

说完,吴财运又抡起拳头对楚传宗一阵猛打。

“别打了!我跟这个傻子什么也没有做!”李桃花担心会搞出人命,不得不出言相劝。

“啪!”正在气头上的吴财运一掌甩在了李桃花的脸上,“贱人!你特么的连裤子都脱-了,还跟我说什么也没有做?”

李桃花捂着脸,委屈极了,泪水止不住下流。

吴财运扇了一掌李桃花之后,又按住楚传宗的头部,朝他的后脑一阵猛揍。楚传宗痛在得李桃花的腿间嗷嗷大叫,他也是觉得很委屈,自己好心帮了他老婆的忙,做了好事竟然还要被打。怎么会这样啊?

吴财运的拳头不停地击在楚传宗的后脑上,楚传宗脑袋中的某些神经线渐渐被接通……

然后,楚传宗脑子逐渐清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的嘴正对着一片柔软……靠,这是神马东西啊?特么的谁在按住老子的头往这里蹭?

“砰!”这时楚传宗的后脑又被击了一拳。

楚传宗火了,傻子也是人,狗急了也会跳墙,被打痛了,就奋起反击。他转身来,怒吼一声,一拳击向了吴财运。

他虽是傻子,但是力气却是大得惊人,身材单薄的吴财运猝不及防,被楚传宗的拳头击了一个仰面朝天。

楚传宗将吴财运一拳击倒之后,马上就夺门而逃。

吴财运被一个傻子戴了绿帽,他哪里能咽得下这口气?他马上爬起来,从墙上抄下一把镰刀,追了出去。

楚传宗见到吴财运手持镰刀追了出来,吓得撒腿就跑。

由于慌不择路,楚传宗是朝着后山方向跑的。

此时正是炎热的中午,村民都在家里休息,因此吴财运追打楚传宗的情形,没有人看到。

楚传宗由于害怕,跑得特别快,而吴财运长期沉溺于赌博导致体力不支,追了一段路之后,就上气不接下气了。眼看楚传宗越跑越远了,他就放弃了追赶,打算等他回来再找他算账!

于是,吴财运马上又跑回去,先找自己的老婆算账!

而楚传宗不知道吴财运已经不追不了,他听到耳边风声响,他以为是吴财运仍然在追赶自己,依然在没命地狂奔而逃。

又跑了很长一段路之后,楚传宗也累了,便一边跑一边回头看了一下,发现吴财运早已没了踪影,正当他想喘一口气的时候,突然脚下一空,整个人急剧下坠!

“呀——”楚传宗一边往下掉,一边发出无比恐惧的尖叫。

看到下面是烟雾弥漫的无尽深渊,楚传宗知道自己掉进那个村中无人敢靠近的天坑了。

这个天坑自古以来就出现了,位于杏花村西北方向,名叫迷魂坑,传说下面有妖精,从来没有人敢靠近这里。而楚传宗刚才因为惊吓过度导致慌不择路,竟然朝迷魂坑方向逃跑,跑到迷魂坑附近时又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因此就一不小心掉了下去。

楚传宗越坠越快,凄厉的风声从耳边掠过,死到临头,他想到了家里对自己最好的梦韵姐,本能地大喊道:“梦韵姐,快来救我啊!”

楚传宗是头朝下往下坠的,在他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突然嘭的一声,他感觉自己掉进了冰凉的潭水中。

掉进水潭之后,楚传宗仍然继续下沉,过了一会,感觉到脑袋砰的一声撞到了潭底下一块石头,顿时头痛欲裂,血很快就从头部的伤口中流了出来,然后便失去了知觉。

在失去知觉前的一刹那,楚传宗感觉到了一道诡异的白光从潭底的一个洞口飞快地闪来,钻进了自己头部的伤口中……

不知过了多久,楚传宗感觉到自己躺在了潭边的花草间,一个身披白色轻纱的美丽女子幽幽地望着他叹息道:“想不到本宫主在这里苦守三十年,等来的竟是杏花村中的一个傻子,难道这就是天意?罢了,既然你获得了藏龙潭中的灵气,那本宫主也只好遵从天意,将雪月宫的绝学传授给你了。”

然后,楚传宗感觉到那白纱女子轻轻地伏在自己身上,纤纤玉掌握住了自己的双掌,然后以口相接……

一阵吐气如兰的芬芳沁入了心脾,楚传宗如沐春风一般心旷神怡。渐渐地,那些芬芳的气息在他体内扩散开来,分成无数的细小暖流,开始在周身的经脉中蔓延开来。

然后,各种武功招式如电影快进镜头一般不断在楚传宗的脑海中闪现,还有《降龙奴凤诀》口诀和各种天文地理,易容术,房中术,医术,厨艺等等乱七八糟的知识不断地涌进来脑海中……

又不知过了多久,白衣女子有些虚弱地爬了起来,然后说道:“混蛋,你给我记住了,姐姐是雪月宫宫主,你已经深得本宫的真传,拥有了我的三成功力,以后可以通过修炼我们雪月宫的独门秘诀降龙奴凤诀来提升功力。我们雪月宫能否发扬光大,就看你了。如果有缘,咱们日后还会相见的,我先走了,你好自为之吧!”

楚传宗睁开眼睛,刚想开口说话,就看到那白衣女子一拂衣袖,瞬间了无踪影了。

楚传宗以为自己刚才做梦了,揉了揉眼睛,看到自己处身于花草丛中,旁边有一个烟雾弥漫的大水潭,这样的环境和刚才的梦境的情形是一模一样的!

“难道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楚传宗站了起来,发现自己现在仿佛脱胎换骨了一般,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头部的伤口也愈合了,而且头脑似乎还特别的灵活清醒。

楚传宗又惊又喜,他记得自己以前都是浑浑噩噩,说句话都是结结巴巴不流畅的,在杏花村中是人见人欺的傻子,而现在这一切恍如隔世一般。

“老子现在终于可以重新做人了!”楚传宗兴奋地振臂高呼。

他环视四周,见到到处都是各种从没见过的奇花异草,其中还有一些罕见的人参,何首乌之类珍贵植物。

“这些人参,何首乌要是拿去卖,肯定能卖很多钱,以后可以让梦韵姐过上好生活了!”楚传宗开心地想道。

当楚传宗正想去拔一些人参和何首乌的时候,抬头望了一眼头顶上空,飘到云端的心情顿时跌到了谷底:“这么高,怎么上得去?”

楚传宗绝望极了,这个迷魂坑是一个呈圆形的天坑,四面是陡峭绝壁,越往上,出口越小,纵使有天大的本领,也上不去啊!

楚传宗现在身陷绝境,已经没有了拔人参和何首乌的心思了,人都上不去,还要这些东西有何用?

楚传宗颓废地坐了下来,冷静了一下之后,他想起之前那白衣女子说自己已经深得她的真传了之类的话,心想,要是自己连这里都出不去,如何将雪月宫发扬光大?与其在这里坐以待毙,不如爬一下试试,如果真能爬上去,那就证明刚才的梦境是真的了。

于是,楚传宗便开始试着去攀爬峭壁,他用手抓住一块凸出来的石头,然后一用力,发现自己的手臂似乎力大无穷,竟然轻易的就上了一级。

楚传宗大喜过望,又继续攀爬,然后发现自己除了手臂有力之外,双脚也很灵活,整个人身轻如燕一般,一级一级地上去了。

“原来刚才的梦境是真的!”楚传宗狂喜不已,“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攀登,这句话看来一点也不假,这么陡峻的天坑都被老子爬上去了!”

这时候楚传宗都有些后悔没刨一些人参和何首乌带上来了。不过,已经爬到了半空,他可不想前功尽弃退回去,等以后有时间再下去挖也不迟,反正除了自己以外,没有人敢到下去面去。

当楚传宗爬出天坑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的黄昏时分。他站在天坑之上远眺黄昏下的美丽村庄,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欺负过我的人,从此以后有你们好看了!

楚传宗兴高采烈地走回去。全村最破旧的家,就是楚传宗的家了,村中几乎每家每户都已经住进了小洋房了,而他的家还是那种用泥砖砌成的,用瓦盖的古老房子。

当楚传宗回到家门口时,突然听到屋里传出了梦韵姐惊慌的怒喝声:“混蛋,快放开我!”

然后是衣服被撕破的声音,紧接着又传出了梦韵姐的哭叫声:“啊……chu生!快住-手……

楚传宗接下来到底会做出什么惊人之举?!

或点击“阅读原文”精彩继续~~~

推荐内容: